珍妮的新衣

20 二月

IMG_0153

珍妮是個滿頭紅捲髮的布娃娃,我選擇了淺淺的粉色皮膚布,繡上一些雀斑,應穿什麼樣的衣服呢?上一則裡那件藕色點黑色小玫瑰花的長衫是上一個娃娃留下來的,穿上倒也正好,法國網友讚說有五0年代復古風味,而vintage又正流行回來了。

紅髮需要比較強烈的對比,一塊白底藍和灰小方塊的棉布看來可以。這是買的專門做拼佈的小幅零頭,裁一件娃娃洋裝用到只剩下碎屑。我希望袖子和裙子長一點,就只有用拼的了。而這一來,反倒拼出了特色,娃娃顯得熱鬧喜氣,不也正是中國新年了嗎?

珍妮娃娃向大家拜年!恭賀新禧,心想事成!

IMG_0155 IMG_0159 IMG_0152

IMGP5806

做工務求細緻牢固。

現在,什麼顏色的鞋子?總是邊做邊想,任由水到渠成。希望大家喜歡。

紅髮珍妮

31 一月

DSC00009 DSC00010

前兩天所展示只有頭部布娃娃,現在完成了,我叫她珍妮。

紅頭髮的珍妮應該是個有點野性的小女孩,但是在我的手中誕生,依舊文文靜靜,甚至有點拘謹。我想大概因為我在縫製中間生怕出錯,出來的結果自然輕鬆不起來,必須再下許多功夫,才找得到那種信手拈來的輕靈。

不過這也是個選擇的問題:幽默諧趣的漫畫型,還是合乎基本審美標準的傳統型?風格的選擇在於每位作手的個性和年齡,也受到功力高下的左右。我想每個布娃娃都希望被人說一聲,“好可愛啊!”,不論做那一型的布娃娃,要得到好評都必須具備基礎功力 ,和沒有堅實古典技術的畫家畫不好抽象畫是一樣的道理,而且,諧趣娃娃比傳統欣賞習慣下的漂亮娃娃要難做得多。

從2012年底開始做布娃娃以來,我的縫紉技術有了明顯的進步,開始享受到遊刃裕如的從容,對於從平面到立體的變化也多少有了些掌握,但我認為自己歷練仍舊有限,離畫漫畫還有相當的距離,也或許,我根本沒有畫漫畫或做諧趣娃娃的個性,缺少那種感覺和眼光。那麼,繼續做比較保險的“漂亮娃娃”吧!

剛誕生的紅髮珍妮

我的布娃娃說可以說得上“漂亮”了,接下去要嘗試的,是漂亮中的變化,嫵媚,純潔,機靈大膽,還是害羞靦腆…….就那麼兩隻圓豆眼睛,要做出這類細微的變化其實只有靠運氣,或者突然有靈感降臨,否則只好變成機械性的重複。好在人的一雙手到了某個時候便不受大腦控制,憑本身的記憶走自己的路,所謂個人風格或標籤造型也就出現了。

紅髮珍妮目前穿的,是給上個布娃娃草莓所做的淺紫長布衫。深色紫頭髮的草莓穿著顯單調,到珍妮身上則和她的紅頭髮形成很好的對比。這種對比偏於溫和謹慎 - “不出錯”。我特別替她做的衣服將會比較大膽,採用鮮艷的顏色,成功與否要看有沒有闖蕩的功力了。

 

部落格達人?

29 一月

去年九月的返台,在我的手作生活中畫了個逗點,直到前天夜裡過早醒來,在靜謐的客廳裡打開電腦,才突然提起寫新文的興趣。我先上了法文部落格“Dolls Dream”,公佈十月下旬回到巴黎家中以來完成的布包,以及才做好頭部的又一個華德福布娃娃。

在法文網站Dollsfever的個人部落格中,我敘述了一下上永樂市場和迪化街買布和縫紉工具的經過,對手作布包新起的濃厚興趣,以及讓布娃娃暫時擱置,以期另有精進,讓技術和靈感在等候中自動發酵,就像寫小說那樣。事實上,做布包確實讓我的縫紉技術熟練了許多,縫製布娃娃時得以更為準確,減少曲線走形的意外。

今天早上,Dollsfever管理員來信,表示雖然我好幾個月未發新文,根據她一月份的統計,我依然是2012年對活躍部落格最有貢獻的寫手,因此要將我列入“部落格達人”名單。完全沒有料想到的大好消息!寫部落格要開展點擊率,網站管理方面的推薦至關緊要。被列在網站頁面旁的名單中,自然比較容易引起注意,否則淹沒在無數寫手中,自說自話,不知道那天能冒出頭來,儘管初衷不在於出名,久了難免寂寞。寫部落格本是一種記錄和整理,再進一步便是技術和創意的交流,能見度提高些,碰到知遇的機率隨之增加,交流乃可進行。

Dollsfever網站的集體部落格以華德福娃娃為主題,圈子不大,開放給這種布娃娃的作手們發表短文和照片,下方設留言評論欄(commentaires)。集體部落格有鏈接功能轉到Dollsfever的私人部落格,裡面的內容就非常多樣了,但是依然以家庭手作為主,從衣服設計裁縫,家居佈置,到創意烹飪。

Dollsfever沒有任何明顯的商業用途,不可直接交易,但是除了宣傳作用,允許個人的抽獎活動(目的在提高點擊率),管理單位每年也會舉辦有獎競賽,獎品價值一般不高,以鼓勵為主,大家依然十分熱衷,每次都弄得熱熱鬧鬧,大概也因為做布娃娃的年輕媽媽和老奶奶們都是些有夢想的癡迷之人吧?

做布娃娃起初是自娛和娛樂周圍親友,做出成績來的,便走上營銷之路,登記商業性質部落格,開起網路商店。由於堅持手作價值,不偏離最初的興趣,產量很有限,但也是這種限量提升了產品的價值。

至於能賺多少,就不用問了。將所花費的時間精力計算進去,所得寥寥無幾,多數可能就把製作娃娃這份工當作義務勞動,成本回收之外略有所得也就心安。做為不外出工作的家庭主婦的外快,又兼及休閒樂趣,其實不壞。否則同時營銷自己收集的布料花邊,針線等,真正經商起來。

下面是我的新娃娃,火紅頭髮帶著野性,但面部表情溫和甜蜜(法國網友說像天使),以至我不知該如何替她穿著造型,走著看吧!目前僅完成了頭部,身體紙板需要調整手臂的長度。我很羨慕那些紙板定型了的作手們,每次只需重複剪裁,我則依舊在變動中,商業複製大概還要許久以後才能出現,娃娃也就更是獨一無二了。

紅髮珍妮_1

IMGP5779 紅髮珍妮

IMG_0365 IMG_0372

從布娃娃到布包包

23 十二月

久違了,這個部落格。倒不是放下了縫紉和布娃娃,而是轉了點方向,做些小小的新探索。

華德福娃娃一口氣做了十來個,技巧上算是整個轉了一圈,該用什麼樣的材料,捆扎塑型該使多大的勁道,身體四肢的比例怎樣拿捏;皮膚布也做了多種嘗試,比較了各家材料店的品質特性和價錢……可以說,手工 布娃娃對我已不再有什麼秘密,剩下就是“練功力”了,包括針腳的平整,棉花填充的適度和均勻;當然,還有面部五官和頭髮的掌握。最後這點變化和遊刃空間最大,成品的好壞也大部分取決於此,暫時擱置,過一段沈潛或發酵的時期,等心情再回來,等手上的記憶自動深入和提升(希望如此)。

趕完最後一個當作禮物的布娃娃,於九月中回到台灣,悠閒地停留了一個半月。在這相對充裕的時間裡,去了兩趟迪化街和永樂市場,布料將原本半空的兩個箱子裝得爆滿,三妹還在幫忙查以後續買如何郵寄。又是一個絕對偶然的機會,我半被動地做起了布包,竟然一樂至今,將手工布包當作了今年的耶誕禮物。

第一次去永樂市場,經過一個賣合成皮的攤位,門前掛了個手提包樣品,一色的紅,深咖啡提把,雅致搶眼。小梅提議我們姐妹四人一人來做一個,當即便買好了布料,配上淺咖啡帶小紅化的裡布。她們都不做縫紉,包包自然由我來落實,她們當副手,齊心合力之下,兩天內完成了三個,我自己那個回到巴黎後做成,同時做了些改進。

紅皮包帶起了另一個開始,又收集了一些書,四處瀏覽網站,許多可愛的手作包,都想嘗試和擁有,慢慢來吧!

IMGP5202

耶誕禮物之一,兒童背帶包,背帶可調整長短,亦可取下,襯裡上貼一口袋。

 

 

DSC00008

來自手提電腦袋的構想。

DSC00010

電腦手提包的內部:拉鍊口袋,筆插袋和拼貼袋。

 

新娃娃 Cathy的泡泡裙

7 八月

很久以前,有個長得非常可愛的小女孩在學芭蕾舞。有一天,她要登台表演了。縫紉手藝高強的母親替她縫了件美麗的舞衣,紅底起小白點,大圓裙,肩帶繫成兩個蝴蝶結。她興奮極了,遊藝會的前夕幾乎夜不成眠。

在他們表演的那場“春之聲”小舞劇裡,小女孩扮演一隻蒼蠅(甚至不是蝴蝶),才出場,就兩拍子被打下來了。她後來一直清楚記得這場表演,因為那件舞衣,也因為那次演出的曇花一現,短暫,但是輝煌。

我便替她做了個布娃娃,有著同樣豐盛美麗的黑髮,機靈的黑眼睛,和嘴角自信的微笑。我選用同樣花色的純棉布,但在式樣上重複剛替孫女做好的那件泡泡裙,我太喜歡那件裙子了。布料買得多,我還是可以另做一件當年母親手中的舞衣,也因為對式樣尚在揣摩中。Cathy(嘉蒂)另有一件短袖白毛衣和紅色鞋子有待完成。辮子可以鬆開來改變髮型。本想忠於“原版”紮馬尾,但是需要另外設計,下次吧!小女孩當時也梳辮子的。

新娃娃Cathy

泡泡裙效果的底藴。

 

大功告成,漂亮嗎?

漂亮的泡泡裙

5 八月

為了封面上這件連衣裙,我買下了這本法文譯版的日本裁縫書。這個系列製作精美,圖解清楚,說明文字不僅簡短易懂,而且很有親切感。

接著我回到蒙馬特山腳下的聖米榭布市場,找到零頭出售,十歐元三公尺(140公分寬)的細棉布,織裡綿密,質地輕軟,摸著滑溜溜地有絲的感覺。藍底白色小點,五歲小女孩穿正好。

裙子的剪裁不能再簡化了,裙子本身兩片,襯裡裙子兩片。裙襬大大撒開,最後縫在連身斜裙的襯裡上便成了這兩年流行回來的球狀裙。裙子和襯裡的側邊分別縫好,正面相對重疊,袖口和領口縫合,翻回正面,用縫衣機縫上外裙的肩膀,用手縫上襯裡的肩膀。裙襬抽摺,縫上底裙,大功告成!

我選擇“120 公分”(高)身材紙型,未做任何修改,穿上正合身,走動時裙子輕輕起伏振動,一朵行進中的美麗小花!裙子“會轉”,正是她目前的最愛。

 

 

安心娃娃-我的第一個迷你布娃娃 Poupée de Tracas / worry doll

23 七月


華德福布娃娃體型的大小由頭部決定,做四十公分高的,底層塑型用八公分寬的圓筒帶,做三十二公分高的,用七公分寬帶子等等。我的底層帶用完了,等候網路訂購送到期間,耐不住做新娃娃的衝動,把弄著一隻鬆緊半長襪,剪下襪統,中間對摺,細繩打結,翻過來兩部份重疊,我有了底層布。

扎好頭型,小得可愛。很高興這雙手儲存了經驗累積的記憶,很順利地扎出該有的樣子。我做布娃娃,就是希望鍛鍊這雙手,讓他們做出美麗的東西來。小頭做好後一放又是好久,沒空繼續。嘉艾拿著端詳半天,說“做好一定很美!”我剛給自己縫完一條背帶牛仔布裙,好,現在專心於小娃娃吧!正在此時,傳來珍妮芙發部落格新帖的通知,她也同時給了我長信,說她在做“安心娃娃”(poupée de tracas),預備做一系列十二個,參加十一月的協會工藝展。 她說,做這個因為有買家想要,再者小娃娃價格低比較好賣,但是體型小反而難做,她重複了好幾次才得完成。

甚麼“安心娃娃”?我順著她部落格的說明上網查資料。原來來自瓜地馬拉的一個古老習俗。南美的父母們習慣給孩子們做極小的布娃娃,放在一個火柴盒般的小盒子裡。孩子睡覺前將一天的煩惱說給小娃娃聽,再將娃娃收進盒子放在枕邊,這樣布娃娃把煩惱全吸納了,孩子便可安心入睡。有的是將布娃娃放在枕下壓著。這個習俗其實來自遠古時期“替罪羔羊”的概念。

小孩子手掌中的安心娃娃。背景是“煩惱的彼利”一書。

“安心娃娃”或者“吞煩惱盒子”(英文的”Worry Doll“或”Worry box“)被兒童故事作家Anthoy Browne一本著名讀本給推廣到歐美。“煩惱的彼利”(“Bille se Bile”)中的小男孩彼利晚上睡不著,翻來覆去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又害怕一個人呆在黑房間裡,媽媽便給他做了個“安心娃娃”。彼利每晚將心事對娃娃傾訴,果然得以安睡,後來澈底改掉了入睡困難的壞習慣。這時他開始替布娃娃擔心,怕他承受不了那樣多的煩惱,而要求媽媽也替布娃娃做個比他更小的安心娃娃。

我對人偶的這種象徵意義有點心理排拒,因為聯想到扎針的巫術。但是我上床時總帶著新做好的布娃娃,放在枕邊,入睡那一刻專心想下個娃娃怎麼做,或眼前這個能添甚麼新裝,想入各種細節,不讓煩心的事有任何插入的隙縫,而很快進入安詳的夢境,往往夢到一些特別溫馨的事情,和家人好友相聚……甚至夢見過世的母親和外婆來提意見。若非有她們勤做針線的兒時記憶,我和縫紉的關係多半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瓜地馬拉“安心布娃娃”長僅五,六公分,我的第一個迷你布娃娃“米妮”,腰圍17公分,長24公分。亂中有序的髮型符合流行,以兩歲幼兒為模式,肚子圓滾滾。我的一隻半長襪正好給她做套衣服,包括頭上的蝴蝶結。娃娃本身和衣服原型的繪製特別費時,但顯然我已掌握了粗細長短,從平面到立體的比例計算,主要用目測,或將紙貼在布娃娃身上做立體剪裁,對我這樣一個未受過洋裁基本訓練的人不失為一條捷徑。

做布娃娃我一定走了些冤枉路,因為全是自學。嘉艾認真地說:“一個也沒失敗啊!”,也承認“越做越好。”我捨不得付260歐元去參加工作坊,冤枉路就算是付學費了。再者,工作坊的布娃娃我不全滿意,自己摸索,結出來的果子自然比較香甜。接下去,我要買上等材料來做,準備試試市場了。有人買,也算是布娃娃的下水典禮。陌生人願意掏腰包收藏,借之帶給兒女快樂,做他們成長的伴侶,對布娃娃,還有甚麼更好的歸宿?

軟軟的巴黎夏日陽光,樹蔭下米妮和米佑相伴。

紅色短褲和肩帶夏裝由半長襪改製,套上寬度正好。雙臂可做全方位活動,縫線乾淨,不怕外露。

Prunelle and Minie 梅香和米妮娃娃

珍妮芙(Majodoll)的小安心娃娃,也不是瓜地馬拉原版的五公分袖珍型,一種習俗的自由詮釋。